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高端访谈

瑞金23岁女子神秘裸死异性家卫生间图

2018-05-18 12:04:05

瑞金23岁女子神秘裸死异性家卫生间(图)

瑞金市象湖镇河背街黄枝塘23岁的杨燕,裸死在异性家中的卫生间里,经过法医尸检,死因为一氧化碳中毒。

杨燕走了,却留下了太多疑问:仅有一个小窗户通风,为何事发现场没有煤气味?其身上留下的近40处伤痕,是如何造成的?事发之后,为何那名男子要举家失踪……

带着种种疑问,8月15日,来到瑞金,对这起裸死事件进行调查。

23岁女子裸死他人家 身上多处有伤痕

8月15日上午的瑞金,天阴沉沉的。谢小菊拿着女儿杨燕的生前照片,神情恍惚地说:“好好的闺女,怎么说没就没了呢!”这天,距杨燕出事的那天(2月5日),已过去了整整6个月又10天。回忆起断肠的往事,谢小菊仍然悲痛欲绝。

2月5日下午3时,和往常一样,谢小菊和丈夫杨春生一起,在菜市场卖菜。女儿一夜未归,她的心里有些担心。响起,谢小菊拿起一看,是女儿的号码。

“喂,是杨燕的妈妈吗?”那头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。他告诉谢小菊,杨燕在交警队门口出事了。以为女儿发生了车祸,谢小菊套上棉拖鞋就奔了出去。

“你是杨燕的妈妈吧,她在上面3楼,人已死了。”一位110民警告诉谢小菊。听到这五雷轰顶的消息,谢小菊整个人顿时瘫软。扶着墙,谢小菊上到了3楼,发现自己的女儿赤裸着身体,躺在房屋客厅的茶几上。“闺女啊,是谁把你打成这样啊?”谢小菊说,她看到,杨燕的额头、肩膀、肚子、大腿……到处都是伤痕。她以为女儿是活活被人打死的。

谢小菊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,在呼喊声中,她昏了过去。之后,120赶到了现场,此时,医生已经宣告杨燕死亡。尽管如此,救护车还是将杨燕的尸体带回了瑞金市人民医院。被众人救醒的谢小菊也被送回了家。

男房主称系煤气中毒死亡 现场却未闻到煤气味?

“我当时极度悲伤,没有精力去注意现场是怎么样的。”谢小菊说。

经多方联系,找到了一个当时也到了现场的人,在同意不透露姓名的前提下,他接受了的采访。他说,出事的房子是套两室一厅,面积不大。他到现场时看到,该房子的卫生间长约2.5米、宽约1米,门是开着的,一扇窗户也是开着的。杨燕全身赤裸,躺在卫生间里,头朝着靠门一边的另外一个角落,头发是湿的,身上有多处伤痕,内衣裤也散落在卫生间,淋浴的莲蓬头还在流着细水。

当时,房屋内还有另一男子,他就是房主,叫周健。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男子称,他赶到现场后,周健说,杨燕是洗澡时煤气中毒死的。但在卫生间内,他并未闻到煤气味,周健解释说是因为他把门窗打开所致。他还问周健是否拨打了120,周称已拨打过,但当他再拨通120询问救护车为何迟迟不到时,120接线员却称并未接到求救。

杨雄伟是杨燕的弟弟,刚高中毕业。他回忆说,“我姐姐的尸体被放在急诊室外面的担架上,赤裸着,脸上的表情很奇怪,眼睛半睁着,头发是湿的,上面有许多黑色污垢,额头、肩膀等很多地方有明显伤痕。”

晚上曾和朋友“谈事” 一夜未归突然死亡

杨敏,瑞金人,2007年1月,经亲戚介绍,认识杨燕,二人开始交往。据他称,2月4日晚8时10分许,他与杨燕相约瑞金市红都广场附近的名典咖啡厅喝咖啡。当晚杨燕点了杯咖啡后还叫了瓶啤酒。杨敏问其是否有心事,但杨燕否认了。二人将一瓶啤酒喝完,杨燕喝得并不多。当晚10时30分许,杨敏买了单,杨燕提出自己还要等朋友,杨敏就先回家了,等他洗漱完毕之后给杨燕发去了短信,问她在干什么。杨燕给他回了,称自己正和朋友在一起,有事,便挂断了。之后,他就再也没联系杨燕,后来才听说她出事的消息。

父亲杨春生告诉,杨燕1983年7月出生,毕业于瑞金师范,生前在铁通上班,并兼职做保险业务,性格开朗,为人正直,从来不在外面过夜。2月4日晚10时,他打催促杨燕早点回家,杨燕称马上就回。至次日凌晨,杨燕仍未回家,他再拨打杨燕时,已经关机。

2月5日上午,杨春生一直没能拨通杨燕的,一家人很是担心。直到下午3时接到周健打来的,才知道杨燕已离他们而去了。

法医鉴定系一氧化碳中毒 男房主私了不成举家搬走

获悉女儿出事后,杨春生也赶到了医院,与家人一起质问周健,为何杨燕会死在他家。周健告诉他,前段时间,他家要装铁通的,认识了杨燕。2月4日晚,杨燕喝多了酒,回不了家,他出于好心将她带回了自己家中。对于杨家的提问,周健没有更多的解释。杨春生说,杨燕和周健应该是刚认识不久的,因为他们之前根本不知道这个人。

2月5日18时许,杨春生拨打了瑞金市公安局象湖分局的。2位民警来到医院,将周带走了。2月6日,法医对杨燕的尸体进行了检验,称她是因一氧化碳中毒死亡的。随后,周健也被释放。

杨春生说,之后的几天,他多次找到周健及其家人,讨要说法。但周健称自己没有,可以出于人道主义作经济赔偿。2月12日,周健带着律师找到了他,称赔偿16万元,以了结此事。杨春生称不能让女儿不明不白地死去,还希望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。

之后,杨春生多次打给周铜排销售
健,但被告知已停机。再后来,他又找上门去,但其家都是铁将军把门。2月17日,正是大年三十,杨春生再次上门找周健,仍未能如愿。问其邻居,都说周健一家已经搬走了。从此,周健一家在瑞金消失了

运动场围网
ww.aajvc.com/uploads/20171213/apic11397.jpg">

,杨春生多方打听,也没有获悉这一家人的下落。

死因疑点众多 家属希望彻查

获悉,杨燕的尸体已于6月5日被火化,瑞金市殡仪馆一郭姓工作人员称,火化尸体并没有得到家属的同意,是领导请示了公安局之后决定的。化妆品生产厂家
拨打该馆易馆长欲求证此事,无奈无人接听。

在瑞金市公安局2月14日出具的一份杨燕尸检报告中看到,尸体全身有近40处存在肿胀、表皮剥脱、皮下出血等情况。尸检报告中还称,杨燕全身及各脏器未见致死性损伤和致死性疾病,心血中检出一氧化碳成分,血的碳氧血红蛋白饱和度为27.1%,得出的结论是杨燕属一氧化碳中毒死亡。在尸检报告中,没有看到杨燕的确切死亡时间。

杨雄伟说,他看到姐姐的背上很多伤痕,像是在有沙子的办公家具厂家
地方拖过一样。

死者家属认为:既然杨燕是一氧化碳中毒,为何周健的房子里没有煤气味?仅凭一扇小窗户通风,能把整个房间的煤气味全部排出,显然是不可能的事;杨燕全身40多处伤痕,这些伤是怎么来的,是谁造成的……

8月15日下午,来到瑞金市公安局。该局宣传科一工作人员告诉,此案本是由象湖分局办理,现在已经移交治安大队。目前,此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中,不方便透露。

杨春生说,杨燕的尸体已经被火化,而周健一家的失踪,更是平添了此案的疑点,他希望公安机关能对女儿的死给予重视,不要让她死得不明不白。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