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高端访谈

公交驾驶员被醉酒乘客暴打打不还手获委屈奖

2018-06-11 18:30:58

25路车司机被打的视频截图。

29日晚11点多钟,25路驾驶员董雷祥在珠江路附近等红灯时,车上一名醉酒乘客想要下车,董师傅没同意,对方就动手对驾驶员暴打,致驾驶员轻微脑震荡。昨天,本报@扬子晚报 微博发布司机被打视频后,迅速被友们转发。尽管车队给驾驶员发了“委屈奖”,但友们还是纷纷为驾驶员抱不平。

通讯员 陈炜 实习生 管明珍

扬子晚报 徐媛园

情景还原

不让醉汉在快车道下车,司机被拎起衣领

29日晚上10:30,30岁的董雷祥驾驶着最后一班25路公交车从北崮山站驶往石林家居广场。正想着收班后回家洗个澡,突然就听到后方传来一声“我要下车!”

“我当时在珠江路附近的路口等红灯,这可是闹市区,又是十字路口,按照规定,这里是不能下客的。”董师傅心里这样想,就没理那位乘客。没想到几秒之后,董师傅感觉脖子一痛,衣领和脖子上戴的一条项链都被扯了起来。“你凭什么不让我下车!快让我下车!”乘客扯着董师傅的衣领嚷着。“我从他身上闻出一股浓烈的酒味,断定他肯定喝醉了。”董师傅说,他这样,就更不能让他下车了,一来法规不允许;二来万一他下车后在快车道上出点事情,可能自己也要担。“这时候,后面一位年龄稍大的女乘客上来拉架,推着醉汉到后门的座位坐了下来。”董师傅说

公交驾驶员被醉酒乘客暴打打不还手获委屈奖

董师傅报了警,又被暴打一顿

董师傅怕这位乘客在他开车的时候再上来拉扯他,对乘客生命造成影响。“于是我就把车停在路边,报了警。”董师傅说,当时乘客要求下车,雷师傅解释说:“我们现在还在快车道,下去不安全,而且这是最后一班25路,一会儿处理完,我送你们回去,不会耽误你们太久。”

等了大约七八分钟,警察还没来,醉酒乘客从车厢后部冲了上来,对着董师傅的头猛拍了好几下。那名女乘客上来拉架,被醉酒乘客一胳膊撂倒在车前门。“他喝醉了,下手也不知道轻重,一掌拍在我后脑勺上,我就感到有点晕。”董师傅想着,队里每次开安全会议,都教育驾驶员打不还手、骂不还口,就抱着头趴在方向盘上。

不久,城北派出所的民警赶到,记录了醉酒乘客的身份证号,让董师傅下周一去派出所处理。下班后,董师傅到医院检查了一下,“医生说我有轻微脑震荡。”

后续处理

车队发了委屈奖

司机没敢告诉父母

已经开25路车3年多,对于这件事,董师傅苦笑:“醉汉经常见,动手打人第一次。”董师傅所在的公交公司已经决定,为董师傅颁发“委屈奖”300元。“自己倒没什么,就是怕父母担心。”董师傅说,自己是南京下关人,平常和父母不住在一起,事情还没敢跟父母说,怕年事已高的父母知道后担心。

友呼声

能不能给公交驾驶员

统一装个护栏?

8月16日,本报曾报道了25路另一位驾驶员被两名醉酒乘客无端暴打的事。友千儿雪就此建议说,能不能给驾驶员统一装个护栏?中北巴士公司表示,目前的公交车车门都在司机的右侧,也就是说,司机其实是和乘客共用一个出入口。如果装一个护栏,就会挡住司机的出口和视线。

运动服定做图片
北京自动变速箱维修
奔驰汽车维修店排行榜
安全带静载荷拉力试验机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